不只是一个希腊小镇 守望先锋伊利奥斯深度考据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ukcva.com/,科雷亚

大家可能都知道了,《守望先锋》中伊利奥斯这张地图,其原型是希腊南部圣托里尼岛的伊亚小镇。游戏中,基克拉底风格的蓝白建筑、载入画面右下角的图标与出生点地球模型上所指的位置无不在暗示着这一点。

有趣的是,Ilios同时也是特洛伊的别称——那座在《荷马史诗》中赫赫有名,位于巴尔干半岛西部沿岸,沿着爱琴海与希腊隔海相望的古老城市。事实上,伊利奥斯并不只是圣托里尼岛在《守望先锋》中的一个投影,而是一个以基克拉底风格建筑为基础,夹杂了古代爱琴海各城邦文明的微型古希腊。

在希腊语中,伊亚小镇被称作ΑπνωΜερι,意为“上侧”。原因不难理解:当爱琴海的船员们循着灯塔的光芒,驶向圣托里尼岛的西部海岸时,首先进入他们视野的,是高耸的山崖与建立在其之上的伊亚。

时间和篇幅所限,笔者无法为所有的建筑找到现实中的原型,各位玩家假如有钱有闲,不如亲自去拜访一趟伊亚小镇,或许会有新的发现和别样的收获。

看过《斯巴达300勇士》的玩家,一定不会对游戏中的深井感到陌生。不可一世的波斯君王派遣使者前往希腊各城邦,要求献上水和土以示臣服,使者却被暴脾气的列奥尼达一脚踢入井中:“这底下有的是水和土。”显然,这一幕发生的位置并不在圣托里尼,而是在伯罗奔尼撒半岛南方的斯巴达。

可惜的是,仅仅56年之后的公元前226年,巨像在一场剧烈的地震之后分崩离析,公元654年阿拉伯人入侵之后更是将巨像运至叙利亚,因此无人知晓巨像的真实形貌,只知道它是按照希腊人的太阳神与守护者赫利俄斯所造。

某天,在赶着去占点的路上,笔者突然感到了一阵强烈的违和感,在认真思考两秒钟之后,这股违和感的源头被我找到了:

古老的遗迹里没有人在参拜女神,挖掘现场中没有正在施工的工人,深井边上也没有探头探脑的游客。

只有两队装备了各种高科技武器的守望先锋特工,从和他们一样格格不入的飞艇上鱼贯而出,科雷亚在这座空荡荡的主城里捉对厮杀。

灯塔管理员艾伯哈尔在旗语杆上摆好了“今夜天晴,无风”的旗语,然后点亮了的灯塔顶部的大功率电灯。

就像得到了信号一样,伊利奥斯灯塔区的花店、画廊和咖啡馆的店员们纷纷开始收拾东西打烊,罗德酒店门口的服务员换岗,卖鱼和卖蔬菜的摊贩们也卷起了铺盖,让位给兜售旅游纪念品和廉价工艺品的夜市商人。

这世界上没有比这更好的职业了。坐在躺椅上欣赏着日落,老灯塔管理员舒服地眯起了眼睛。

艾伯哈尔不是本地人,他出生在德国南部的农村。三十年前智械危机爆发时,他应征入伍,两年后进入了十字军特种部队,在一次次对抗智械军队的战役中幸存了下来。

战争结束后,艾伯哈尔并没有留在军队,而是选择了光荣退役。他在黑海的渔船捕捞了3年的鲟鱼,用它们肚子里的鱼卵做鱼子酱,后来又在日本附近的海域捕鲸。这几年的工作让艾伯哈尔攒下了一点积蓄,他租了艘船想做海产生意,却一不小心赔了个精光。

所以,在听说伊利奥斯的灯塔在招募管理员的时候,老艾伯哈尔带着他的两枚铁十字荣誉勋章去应聘了:“我以前是一名恪尽职守的哨兵,当过几年不错的水手,以后也会是一个好的灯塔管理员。”

对方当场就录用了他,听到这一消息后艾伯哈尔深感欣慰。他早已经厌倦了战争和航海,故乡和亲人也在一次智械的进攻中灰飞烟灭,漂泊了这么多年之后,他终于找到了一个能让自己安度晚年的地方。

借着日落的余晖,艾伯哈尔看见一艘游轮从赫利阿斯巨像的双腿之间穿过。这座巨像自建成以来经历过地震、海啸和炮击,几度倒塌又重新建起,就像伊利奥斯这座古城一样。

游轮距离伊利奥斯的海岸越来越近,艾伯哈尔抄起望远镜一看,甲板上的“游客”们的皮肤闪烁着银色的冷光。这些曾经因工业用途被制造出来的人形机器人拥有自己的意识,他们统一穿着船工的制服,除了站在船头的那个——艾伯哈尔在电视上见过它,这名自称奥斯瓦尔德的智械曾在战争结束后,在尼泊尔的寺庙中和其他的机械僧侣一同修行过一段时间,却因不明原因叛门而出,率领残存的智械部队实施了数次活动。

尽管在外表上和其他的工业用机器人无异,但它总是穿着一身标志性的黑色党卫军制服。奥斯瓦尔德曾多次公开他所领导的“智械前线”的立场:智械是远比人类更为先进的生命体,却生来被身为弱者的人类所奴役。唯有通过暴力手段,才能唤醒未曾觉醒的智械,获得生存的空间。

幸好不是货轮,艾伯哈尔心想,如果有一支满编的战斗机器人中队躲藏在堆满了集装箱的货轮里,恐怕没有任何防线能够抵御住这样的海上进攻。

但伊利奥斯只是一座旅游城市,海岸警察的手枪肯定是靠不住的。艾伯哈尔冲向地下室,以极快的速度输入密码打开保险箱,取出一部特制的通讯仪器。即使过去了20年,托比昂的工艺加上艾伯哈特的保养使它看上去和新的一样。就像过去的年轻通信兵艾伯哈特那样,老人通过一个专用频道向守望先锋求援:

“经度:25.535,纬度:36.527,奥斯瓦尔德,一艘游轮,数量不明,敌方有大型战斗机器人的概率较小。”

和很多老兵一样,艾伯哈尔知道仍有一些前守望先锋成员在地下活动,甚至一名叫做温斯顿的猩猩科学家宣布重启了守望先锋。但这个组织在国际上仍处于非法地位,他不知道这些忙于自保的前特工是否还会像以前一样,接到求救信号后立刻做出反应。

智械军队不需要进食,也没有杀戮的欲望,很少会主动对平民出手。但同样,当这些杀戮机器需要杀死无辜之人时,也少有怜悯之心。对于平民和敌人,智械军队有一套逻辑系统进行判定,有一点是肯定的:向守望先锋求援的,即是敌人。

艾伯哈尔狠狠地按下了发送按钮,并为自己先前的短暂犹豫羞愧万分。随后他飞奔向塔顶,拉响了防空警报。

整个伊利奥斯被巨大的噪声惊醒了。不少年轻的旅客不知所措,但一些年长的居民回想起了战时培训中,智械来袭的警报频率。

“是智械袭击!”他们用希腊语、英语、法语、日语和汉语高声叫喊着,惊恐万状地看着载满了智械的游轮逼近海岸。

三分钟后,匆匆赶来的海岸警察开始疏导人群逃往卫城遗迹下方的防空洞。整座城市空无一人,就像是一座被遗弃的孤城。

艾伯哈尔深深地看了一眼远处山顶的人群,却没有离开。他知道智械军队的作风:和从平民中甄别敌人相比,直接摧毁敌人所躲藏的避难所更为高效。

老人回到了地下室。他从保险箱里取出了两枚脉冲地雷和一支脉冲步枪,这支步枪是杰克莫里森手中步枪的早期型号,尚未搭载螺旋飞弹,但性能稳定,足以对智械造成有效伤害。对艾伯哈尔而言,这支步枪对他的意义,仅次于那两枚铁十字荣誉勋章。

艾伯哈尔在门口布下地雷,又试射了几发脉冲步枪。他站在角落,紧紧地握着手中的武器:

第二天的早上,全世界的新闻媒体头条都被一条爆炸性的新闻占据:古城伊利奥斯遭遇通缉犯奥斯瓦尔德所率领的智械集团进攻,一群自称守望先锋的武装人士在军队来临之前将这波攻势击退。一名当地的灯塔管理员在这次中不幸遇难。一些专家认为,这次事件标志着第二次智械战争的全面开始……

欢迎参加——爱玩网百万稿费活动:当金牌作者,开网易专栏,领丰厚稿费,得专属周边!

如果您希望看到更有趣,更专业,更好玩,更深度的内容,或是想要欣赏自己的投稿大作。请扫下列二维码下载爱玩APP,订阅我们的《百万投稿每日精选》!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